“什么?”柴老一惊,强压心中的恼怒。

“不过,柴老您放心,杀戮者虽然还活着,不过,我早就派人用四根大链锁住,若非没有方家的钥匙,他绝对挣脱不开。”

“如此甚好,起码你还算不上老糊涂。”柴老点点头,只是刚走两步,他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你方家的钥匙……除了你,不会还有别人吧?比如说你儿子……”

方表也明显傻站在了原地,好巧不巧,钥匙有两把,其中方表拿了一把,而方坤拿了另外一把……

“该死的,他不会……”方表郁闷的低喝一声。

“方表啊方表,你可还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。”柴荣见状,已知大概,冷声一喝:“你可别怪我不提醒你,若是冰神这边出了马上乱子,你方家也就完了蛋了。”

“到时候别说统领整个荒漠之界,你先想好,该怎么和荒漠之界的百姓们交代吧。”

“虎父无犬子?!呵呵,还真是个好犬子。”

“从现在起,你最好祈祷你那该死的儿子没有将那该死的铁链解开。”

话音一落,柴荣加快了脚步,只留下有原地已经完全傻眼的方表。

没错,若是冰神出了事,方家未来有没有他不清楚,他清楚一点的是,起码现在他方家基本没了。

想到这里,方表赶紧跟了上去。

当一帮人气喘吁吁的来到天牢门前,方表忍不住长吞了一口口水,开门之时,一时间竟然拿钥匙的手微微颤抖,凌在空中……

他犹豫了。

他既想赶紧打开,可是……又怕打开看到自己不愿意看到的一幕。

门一开,生死天命定啊。

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等着冰神凉透吗?”柴老先生怒吼一声。

马表这才微微回神,赶紧将钥匙插入。

随着轰鸣声响起,天牢的大门缓缓打开,而几乎同一时间,方表透过门缝看到了里面的一些情况,当下脚下一软,直接跪在了地上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