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林双手插着裤兜,淡淡的问道:“我猜那群死夜成员,应该戴着面具吧?”

“不错,确实戴着面具。”

范井询问的很清楚,连面具上数字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分别是一号,四号,五号还有七号。

“我们死夜成员的相貌,你们九幽之地全都知道,如果我去攻打,戴面具干什么?”

封林笑着耸耸肩,“很显然有人想要让我死夜背锅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范井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他的下人说的很详细,那群人特意询问他的所在,将里面的宝贝,全都拿走了。

难道是九幽之地的其他宗门,得知他离开,前去将他攒的宝贝夺走?

那些武器和一些天材地宝,并不是非常贵重。

他最心疼是战术裁决,还有十几颗保命的丹药。

这些宝贝,他从没有外传。

一直藏着,就是怕别人惦记。

没想到还是被偷走了。

封林又来了一句阴谋论,“如果让我说,这个二十五地煞的背叛,都是策划好的。”

“怎么说?”范井问道。

“有一双黑手,策划让二十五地煞背叛,偷走你的宝贝,目的就是引你出来,从而他们去偷更贵重的宝贝。”

封林在旁边笑着解释。

“封林,你不懂,二十五地煞偷走的宝贝,就是最贵重的。”

梁蝶在远处解释。

“小蝶,是你不懂,银狐虽然贵重,但我们整个九幽之地,都不知道具体如何使用。”

范井面色阴冷的说道,“我的宗门,确实有更贵重的东西。”

封林心中凛然,看来自己拿走的小狐狸,是真宝贝。

范井低着头沉思,正如封林所说。

这件事很有可能,就是其他宗门!

从出发点想,就不是封林等人。

因为第九宗门的地址,外人根本不知道。

只有他们九幽之地的大人物,才知道。

难道是第八宗门?

范井眼睛半眯,第八宗门和第九宗门一直不和。

他们抢走自己的宝贝,几率很大。

战术裁决是收藏的宝贝,他都无法修炼,被偷也就算了。

但那些保命的丹药,是真正救命的。

他每次外出,身上都会带两颗。

同等级战斗,比拼的就是炁。

双方全都进入虚弱期,自己一颗丹药,瞬间恢复。

战斗如何不赢?

“好了,我只是不想背锅,但无论如何,你们是敌人,要战的话,一起上吧。”

封林双手插着裤兜,眼神淡漠的看向四周。

“我没闲工夫和你战斗。”

范井负手而立,面无表情的盯着仝月和梁蝶,“你们回去吧,帮我转告两位宗主,让他们帮我找到仇人。”

“好的,九宗主。”

仝月笑着点头。

“我把话挑明,银狐是我的东西,就算你们真的找到了,我也会去你们宗门索要。”

范井说完后,就往远处走去,眨眼间消失。

他认为封林目前还不能动,万一将来和第八宗门战斗,封林反而会成为助力。

封林轻轻晃动脖子,和范井战斗,他最多四六开。

这才是第九宗主,他的上面还有八个。

封林伸个懒腰,休息两年,也差不多够了。

是该好好提升一下修为。

“小月,刚才他口中的银狐,是什么东西?”封林回过头问道。

“是个小狐狸,至于其他情报,我不会告诉你。”仝月笑着摆摆手,“封林哥,看样子我该回去了。”

“我有个想法。”

封林在他们临走前,准备再来个挑拨离间,“你们小心点柳念,我只提醒这一点。”

“柳念?”

梁蝶低声自语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