岑安邦点点头,“不错,当时徐权已经消失好几年了。”

徐若影仔细看着地图,发现就在江南。

“既然岑彩萱找到遗迹,为什么不直接过去,反而绘制了地图?”

封林不解的问道。

“徐福是传说级别的方士,徐家后人各个精通阵法。”

岑安邦回忆道,“记得当年我父亲说过,他说岑彩萱和她的朋友们进去过,但里面的阵法极强,最后全都身受重伤,所以她才回来,准备让乾坤教的高手过去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封林低头沉思,他想到上次在姜家,姜宇和姜宙两兄弟的对战。

他是真正意义上,看到阵法的强大。

“对了,那时候的澹台家,是否有转移令牌?”封林突然询问。

“抱歉,这我就不知道了,说实话,当初的澹台家,在我们乾坤教看来,只是一个实力还行的家族,并没有放在眼里。”

岑安邦苦笑一声。

“如果按照你的猜测,岑彩萱和澹台家是一伙的,那么,事后他们可能利用转移令牌,早就将徐家遗迹转了个遍。”

封林苦笑摇头。

不得不说,澹台家的转移令牌,是真的好用。

简直是阵法的克星。

可以拥有极高的容错率。

在阵法中遇到危机,就转移出来。

下次再进去,换一种方式继续试。

只要有时间,绝对能找到正确的道路。

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岑安邦轻轻摇头,“对了,戒指给你,这里的东西,足够提升我们了。”

“你们的东西我不要。”

封林笑着将戒指收起来,“安心提升你们自己吧,至于这个地图,我们就拿走了。”

“好,我就不和你客气了。”

岑安邦笑了下,他准备在提升欧阳采的同时,再提升唐芊芊顾朵朵,还有周天他们。

说起来,他们也算是封林的朋友,就当是还人情。

几人将这里的东西搬空,便一同离开。

期间,森罗望着四周的众人,平淡的问道:“余下的人怎么办?”

“如果是曾经的你们呢?”封林笑着问道。

“那还用说,肯定是全灭,一个都不能跑。”

森罗笑着挠挠头,“不过我在大吉大利的同时,每天杀的人都有个数,所以这种任务,轮不到我。”

“还是给国家打电话吧。”

封林笑着摇头。

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身边有了女人后,变得稍微有点仁慈了。

不想在她们面前,露出自己弑杀的一面。

还记得刚接任务的时候,当时的斩杀对象,都是一些低境界的人。

要知道,低境界的人,身边一定有很多不是古武者。

但为了任务,封林都是全杀。

看见的,必须死。

这也是颁发给封林,红色甲级任务通行证的原因。

很多事,不能让外人知道,牵扯太大。

封林轻轻摇头,老太爷说的对啊。

女人果然只会影响修行和心境。

这个老光棍,看的很开。

否则,依照老太爷这种天才,年轻那会儿,肯定有一批迷妹。

想娶个老婆,绝对简简单单。

来到外面后,封林给姬广陵打了电话。

将雷家这边的事情告诉他,之后便在这里等待。

他要守着门,不让里面的人来外面胡闹。

岑安邦和欧阳采,准备先回江市。

关于徐家遗迹的事情,他们没啥兴趣。

也不敢有兴趣。

万一死在阵法里,找谁说理去?

封林让森罗和苗玲玲,先把徐若影的车开回去。

等国家的人到了,封林再开着五菱宏光,带徐若影和蚩巧巧离开。

封林在工厂找到一个烂沙发,坐上去。

蚩巧巧坐在封林腿上,又从书包里拿出一包干脆面。

“给你调个味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