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林笑着敲了下客厅的门。

“进来。”

里面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。

封林推开门,打声招呼,“爷。”

在沙发上,坐着一个戴老花镜的老者。

他花白的头发,非常茂盛。

还能梳成偏分头,给人的感觉非常儒雅。

事实正是如此。

他满腹经纶,琴棋书画,样样精通。

老爹的音乐造诣,就是师承村长。

客厅里挂满了毛笔字和画作。

村里过年的对联,全都是村长亲手写的。

“来我家不应该先敲大门吗?”

封绝地露出浅浅的笑容。

“爷,你不应该先问一句,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吗?”

封林坐在老旧的沙发上。

大伯那么强,却又那么害怕村长。

封林就算是傻子,也能猜到。

他这个爷,不简单。

显然,那边发生的事情,他应该一早就知道。

封绝地笑道:“因为我已经知道,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了。”

“看来,我给村子带来了麻烦。”

封林抱着后脑勺,靠在沙发上。

“生若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”

封绝地对封林莞尔一笑,“没人会错怪你,我们看得很开。”

“爷,我知道你有文化,咱爷俩还是说点俗语吧。”

封林讪讪的笑道。

“好,这个龙殿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封绝地看着电视问道。

“我听爷的。”封林笑着看向封绝地。

“善良如果没有底线,将一文不值,善良要有分寸,才是无价之宝。”

封绝地平淡的解释。

“我懂了,难怪那些渣女,都喜欢欺负我们老实人,因为我们的善良,没有底线。”

封林笑着点头。

他是听出来了,爷的话虽然平淡,但却蕴含杀机。

龙殿的人,用这种方法威胁自己,显然已经触碰到底线。

封绝地的话,在封林看来,用一个字就能概括。

杀!

封林感叹不已,不愧是村子里的人生导师,杀人都能说的这么优雅。

“你还能被渣女骗?不可能吧?”封绝地笑着问道。

“怎么不可能?”

“因为你拥有很多人没有的东西,知道感情中,什么最廉价吗?”

封绝地笑着解释,“一事无成的温柔,一贫如洗的真心。”

“爷,咱说点正常话吧。”

封林表情有些尴尬。

每逢过年回来,村里的人,都要听封绝地的教导。

不过,村里敢这么和村长说话的,只有封尘和封林。

村里其他人,听着村长的教导,不管能不能听懂。

一定会点头,然后来一句,“您说的对。”

否则大伯肯定会教训他们。

“呵呵,说什么?”

封绝地轻笑一声,看了眼封林。

“比如你和大伯的实力,明明那么强,为什么会隐居在这里种地?”

封林也算在这里长大,从未发现,村里还有这种高手。

“不能算隐居,我们祖祖辈辈,都在中原地界种地。”

封绝地淡笑道,“你难道忘了吗?我们炎黄人就喜欢种地。”

“说的不错。”

封林笑着点头,“既然这次来了,就麻烦帮我想个名字,我准备建立一个组织。”

死夜面具上的毛笔字,便是封绝地写的。

抽时间让他设计一个组织的图案。

“什么组织?”封绝地问道。

“亦正亦邪,不被万物束缚。”

封林的死夜虽然威名依旧,但人们都知道,它是属于国家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