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梁坐下,一边道,“郭市长,我这次来,是跟我们县里的孙副县长有关。”

“孙东川是吧?”郭兴安颇有深意地看了乔梁一眼,他从冯运明那听到了不少情况,这会不由道,看最新章节请搜求書幚.“小乔,你的事,运明同志跟我沟通了,市里边个别同志想调整你的岗位,我是不赞成的,我相信你能胜任松北县的县长一职。”

“谢谢郭市长对我的信任。”乔梁郑重道,“我不会让您失望的。”

“嗯,具体什么情况,你说说。”郭兴安问道。

“郭市长,这里有一本日记本和几段录音,您看看。”乔梁将手机和日记本递给郭兴安。

郭兴安接过来,先是打开日记本瞄了一眼,而后打开手机。

将手机里的录音听完,郭兴安又重新拿起日记本翻看了起来。将日记本也看完,郭兴安目光凛然,“这个孙东川,问题不小嘛。”

“从录音以及日记本记录的东西来看,问题是挺大。”乔梁点头道。

“前有李清岩,后有孙东川,这都是你们松北的主要领导干部,却先后出现这么严重的违法违纪问题,这说明什么?说明松北县的体制生态出问题了。”郭兴安轻敲着桌子,神色严肃,“老话说的好,上梁不正下梁歪,一个地方的生态出现问题,一把手负有严重责任。”

听到郭兴安的话,乔梁没有吭声,一脸肃然,他知道郭兴安这里说的一把手指的是苗培龙,而不是他,看最新章节请搜求書幚.他调到松北县的时间还很短,松北县的体制生态就算出问题,也不可能跟他有关系,而苗培龙担任松北县的书记已有不短时间,如果说松北县当前的体制生态出了问题,那苗培龙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。

“关于这个孙东川的问题,明天我会和世东同志谈的,对于这种害群之马,我们决不能姑息,发现一个拿下一个,严惩不贷。”郭兴安再次说道。

“嗯。”乔梁点了点头,得到了郭兴安表态,乔梁已然达到目的。

知道这会已经挺晚,乔梁站起身道,“郭市长,那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。”

“你也早点回去休息。”郭兴安微微一笑,跟着站起来,拍了拍乔梁的肩膀,亲切道,“小乔,好好干,我相信你。”

“有您这话,我一定努力干好自己份内的工作,绝不辜负您的信任。”乔梁认真点头。

和郭兴安告辞,乔梁离开江州宾馆,心里陡然轻松起来,虽然他从头到尾没提自己的事,但有郭兴安的表态已经足够。

从宾馆出来,乔梁寻思了一下,又给冯运明打了过去。

“冯部长,休息了吧?”电话打通,乔梁问道。

“快了,看会书,准备睡觉。”冯运明道,“小乔,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“冯部长,我刚刚从郭市长那出来。”乔梁主动说道,“今天晚上,我刚得到了关于孙东川违法违纪的一些证据,第一时间送给了郭市长。”

“哦?”冯运明有些惊讶,旋即笑道,“小乔,你的动作很快嘛。”

“别人都快把刀架到我脖子上了,我要是动作不快点,那岂不是要任人宰割?”乔梁笑了笑,看最新章节请搜求書幚.“这次能得到孙东川违法的证据,其实也算是侥幸,有很大的运气成分。”

“这说明得道者多助。”冯运明笑笑,“这个孙东川出问题,那事情就好办了,你这一下,可谓是打蛇打七寸啊。”

“我要是不还击,还以为我是泥人,任人拿捏呢。”乔梁撇撇嘴,“孙东川在徐书记那颠倒黑白,依我看,也并不是他自己想那样做。”

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孙东川可能也只是别人手上的一杆枪,但他所处的位置太重要了,眼下能先将孙东川拿下,至少你就不会太被动,回头我这边腾挪的空间也会更大。”冯运明说着眯起眼睛,笑容玩味,“洪刚书记肯定还不知道这事,回头他要是再拿孙东川的话做文章,我就把孙东川的问题抛出来,到时候就有意思了。”

图片

听到冯运明又提起徐洪刚,乔梁心头一痛,经过这次的事,乔梁知道自己已经和徐洪刚产生了不可弥补的裂痕,对方是曾经让他尊敬的老领导,两人如今的关系却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,乔梁莫名感到心酸,更多的是无法理解。

冯运明并不知道乔梁此刻在想什么,又道,“小乔,你和洪刚书记之间,到底是哪方面出问题了?”

“冯部长,这事我也想不明白。”乔梁叹了口气。

“行,那我也不问了,至少经过了这一次,你心里也有数了。”冯运明道。

乔梁默默点头,经过了这一次,他对徐洪刚有了更深刻的认识,至少他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去信任对方。(待续)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