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到九点多,忙完了她想要忙的工作,把事情吩咐下去后,她才拿起车钥匙,离开公司,回了家。

她回到家,也接近十点了。

以往她跟傅瑾城哪怕要带两个孩子出去玩,一般不会超过九点半才回到家。

所以,她以为她回家的时候,傅瑾城已经带两个孩子回家了。

但她没想到她回家到家的时候,家里比下午她回来的时候更加冷清,别墅里只有楼下大厅亮着灯,其他的地方都黑漆漆的,一看就知道别墅的主人没回家。

高韵锦沉了沉小脸,都想打电话质问傅瑾城,为什么这么晚还没带孩子回来了。

但今天是周五,明天孩子们休息,不用早起上学,傅瑾城哪怕晚点才带孩子们回来,也无可厚非,她要是怒气冲冲的打了电话过去,只会让傅瑾城觉得她借题发挥而已。

想到这,她就愣了下。

是啊,如果是平时,傅瑾城难得带孩子们出去玩,就算晚点回来,她也根本不会生气。

她生气的根本,不在于傅瑾城想这么晚还没带孩子回来,只是因为他跟雷运一起带孩子出去罢了。

想到这,她垂下了眼眸,步履疲惫的上了楼。

洗了个澡出来,已经十点半了,偌大的别墅依旧还是这么安静,感觉空荡荡的,没什么人。

也就是说,傅瑾城跟孩子们还没回来。

也是,如果孩子们回来了,他们肯定会第一时间来找她,跟她分享他们跟傅瑾城和雷运出去玩的趣事。

想到这,她顿了下。

难道,他们打算今天晚上不回来了?

刚想到这,她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。

他们回来了?

高韵锦起身,出去阳台看了眼。

然而,外面只有一个人下车,那人还是管家,并不是傅瑾城和孩子们。

管家也注意到了站在阳台远眺的高韵锦,昂起头来,跟高韵锦说:“夫人,刚才我给先生和少爷,小姐他们送了换洗的衣服去了酒店那边,他们今天晚上不回来了。”

高韵锦捏着阳台的栏杆,抿紧了小嘴,好一会儿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,“他们去了哪?”

“他们去海边玩了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“夫人您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管家跟她说:“我接到先生电话的时候,给您打了电话,但那边提示您的手机是关机状态,我没打通您的电话——”

高韵锦这才想起,她从晚饭的时候关了机后,就一直没开机。

想到这,她收回了目光,说:“我知道了,我要休息了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

管家应了一声,但神色又几分犹豫,似乎想说点什么,但犹豫过后,最后还是没有说。

高韵锦注意到了,也没多问,转身回了房间,从包包里掏出手机,开了机。

刚开机,就看到了有好几个未接来电。

有管家的,有霍正云的,也有……

傅瑾城的。

高韵锦心口一动,但是,看了眼时间,她觉得这个电话,估计并不是傅瑾城给她打的,而是孩子们用傅瑾城的电话给她打过来的。

想到这,她回了个电话过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